少有人愿意慢慢变富

(来源:微信公众号“左岸读书”;文/Windy Liu) 有一次和朋友聊天,我问他人生的愿景和目标是什么。他说 […]

儿子的夏天

(来源:微信公众号“今川日语”) 鹿儿岛的有馬猛(推特@tiffaart),是一位多次获奖的日本摄影师,他从自 […]

为奴役而解放:太平天国反缠足运动始末

(来源:微信公众号“冷泡历史”;文/百夫长) 堪称糟粕杰出代表的缠足,最早起源于五代十国,在南宋时期开始大范围 […]

投喂时代,怎样拯救我们的大脑?

(来源:微信公众号“量子学派 ”;文/吴海兵) 冯·诺依曼猜不到的结局 20世纪下半叶,以香农为代表的先贤们披 […]

《清平乐》:讲究得不像国产剧

(来源:微信公众号:乌鸦电影;文/写字的乌鸦) 上世纪60年代起,日本NHK电视台就在做一件细水长流的事:每年 […]

镜花水月

(画/笠松紫浪 )

刺秦

(来源:微信公众号“押沙龙yashl ”;文/押沙龙yashl ) 关于荆轲刺秦,古代人写过好多诗词。我印象最 […]

如果没有现代医学

(来源:微信公众号“量子学派”;文/白格尔) 没有现代医学,很多人看不到这篇文章。 人是一种奇怪的生物 人是一 […]

资本主义吹哨人

(来源:微信公众号“君临”) 今年奥斯卡,历史性的颁给了韩国电影《寄生虫》。电影留下一个未解之谜:傻的出奇为什 […]

复仇